分享到微信
分享到微博
分享到人人
分享到空间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动态 > 媒体报道 > 纸媒 >

给他们一份“不流动”的爱

给他们一份“不流动”的爱

《团结报》-2015年8月29日


太极拳、扇子舞,做寿司、手工折纸,充当小小理发师……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,一群流动儿童在公益机构“活力社区”的组织下参加了一期愉快的夏令营。

对于大部分流动儿童来说,这么愉快的暑假是一个“奢侈品”,他们只能独自待在闷热的出租房里,或挂着钥匙在街头游荡,或帮父母照看生意。流动儿童无处安放的暑假也只是他们面临诸多困境的一个缩影。面对流动儿童的成长环境,全社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 

京京的生命故事

活力社区成立于2006年,通过扎根流动人口聚居的社区并开放社区活动中心的模式,为流动人口家庭及流动儿童服务。

北京一所打工子弟学校4年级的学生京京,他久是活力社区的“常客”。除了夏令营,他还会在每天放学后到“活力社区”参加活动。

从不迟到早退,但是在活动中心他只是看着本子拿着铅笔发呆,几乎不与其他同学交流。志愿者注意到这种情况,尝试过和他谈心,但无论说什么得到的回应都是一片沉默。而在学校,京京的厌学与自我封闭已经走到了警戒线边缘。

“要及时帮助这个孩子!”活力社区的工作人员下定决心。他们与孩子父亲交谈,偶然中发现京京在幼儿园时期曾被老师关禁闭,加之父亲严苛的管教,使得京京对于学校、老师产生了严重的排斥和叛逆心理。

志愿者经过不放弃不间断地接触京京后,了解到他很喜欢看书,并且能完整讲述自己看过的故事。于是活力社区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会带他去图书馆看书。他们反复强调,不要用特别的眼光去看待这个孩子,不特别对待,也不疏忽孩子的每个进步和改变。

一个暑假,两个暑假,一个学期,两个学期,京京那种与世界对抗的眼神正在渐渐消失。去年春天,京京还参加了周六下午的欢畅兴趣班项目,作为音乐班里唯一的一个男孩子,他被任命做指挥,和另外20几个孩子一起度过了一学期的快乐时光。

活力社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看到京京身上的改变他们也十分欣慰。“京京是幸运的,我们也是幸运的,在还不算太晚的时候做了应该做的努力。但我们无法知道京京的故事是否正在发生在其他的孩子身上,我们也无法知道在面对学校和家庭的不当教育时,选择用沉默对抗的孩子正在经历着怎样的孤独和无助。”
 

“河南村”孩子眼中的北京城

事实上,现实中有许多像京京一样的孩子,他们在城市的成长中面临着教育、贫困和心理等诸多问题,直接影响着他们的行为、心理和职业技能的发展。

据新公民计划发布的《中国流动儿童数据报告》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显示,截止到2010年11月,全国0至17岁儿童总量为27891万,其中流动儿童数量已达3581万,城镇儿童中有四分之一是流动儿童。

“某年,在春运的大潮中,我挤在拉杆箱和蛇皮袋的夹缝里,怯生生地拉着妈妈的衣襟来到了北京。从此,我成了一名小北漂。”这是北京朝阳同心实验学校志愿者教师为流动儿童创作的诗歌,他希望用诗歌呼吁社会各界重视流动儿童的教育问题。

“我们服务的一所打工子弟学校里有1000个学生,但只有包括后勤在内的40个教职工,配比是很低的。对老师来说,学生课业就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了,他很难有时间和精力去关注到学生在个人成长中的问题。”新公民计划社工部负责人刘影向记者介绍,除了学校,流动儿童在家庭、社区等成长环境中面临诸多困境。

除了流动儿童的教育问题,他们难以融入城市的问题也日益凸显。

在北京,鸟巢向北、立水桥向西,坐落着被称为“河南村”的东小口村。这里遍布私人经营、作坊式的废品回收点。河南村以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,这里的孩子并不了解。“我们之前会问这些孩子,觉得北京什么样?孩子们就指着垃圾村回答说,就这样啊。”刘影心酸地说。

今天的流动儿童,就是未来所在城市的新市民和劳动力。他们的社会融合问题,关系到所在城市未来的经济社会发展和稳定。
 

社会合力撑起一把大伞

让流动儿童与城市一起成长,需要社会合力用爱撑起一把大伞。

对流动儿童的义务教育问题,国家的方针是“以流入地政府为主,以公办学校为主”,目前政策上已没有障碍。但在实践中,种种不合理的限制和收费依然存在。很多城市的流动适龄学生,并不能与当地户籍学生一样享受免费公平的“义务教育”。

为此,民革天津市委会向天津市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递交提案,建议有效解决流动儿童成长发展问题。一方面健全和完善流动人口管理法律法规体系,保障流动人口基本权益;另一方面,积极构建公平合理制度环境,推进管理体制创新,保障流动儿童合法权益。

“社会工作应全方面服务流动人口。”民政部社会工作研究中心研究员卢磊告诉记者,目前来看,社会工作介入流动人口服务,能够在多个层面发挥其专业价值和作用。解决流动人口个人面临的实际问题,改善家庭关系,完善家庭功能,搭建群体互助支持网络。

“民政部《关于促进农民工融入城市社区的意见》从制度设计层面力促农民工共享城市社区建设成果,提出应以社区为载体开展好流动人口服务,并明确‘要发挥专业社会工作组织和专业社会工作人员作用’,这为社会工作服务流动人口提供了政策依据。”卢磊说。

联系我们

info@vibrant.ngo

010-6465 6100

关注我们
Copyright © 2016 VIBRANT COMMUNITIES | 版权所有备案信息:  京ICP备15066885号